VIPnails.cn

Hongkong Vipnail International Film and TV art school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美甲店里注射玻尿酸 一天速成的针剂师拿顾客当小白鼠

美甲店里注射玻尿酸 一天速成的针剂师拿顾客当小白鼠

作者:唯甲汇 发布时间:2017-07-26
简介:“针剂即暴利!”这句话对贩卖微整形针剂的微商孟凡(化名)来说,是个不错的生意经。靠着自己的人脉及过硬的社交能力,入行不到一年的她,已经将10余家民营整形医院及数十家整形诊所发展成自己的忠实客户,而她也赚来了人生中第一辆跑车。



  不久前,国家卫计委发布了《关于开展严厉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的通知》,其中指出严厉打击无证行医,注射美容必须在取得合法资质的医疗机构开展;依法查处违法违规生产经营注射用透明质酸钠、胶原蛋白、肉毒毒素等药品、医疗器械行为;严肃整治违规医疗美容培训,加强互联网和美展会“微整形”相关信息监控,清理互联网不良信息。


  尽管通知要求明确,但并没有影响孟凡的生意,这要得益于越来越多的市民对微整形的需求与日俱增。对整个微整形行业来说,贩卖医疗美容针剂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环,由于目前并没有相关行业标准,背后的乱象正是整容界暴利美学最好的佐证。


  几十元的针剂能卖上万元


  7月22日,因正值周末,颜欢(化名)的美容工作室比平时忙一些,前来打美容针的顾客是提前3天预约的。


  40多平方米的公寓内,墙纸是淡绿色的风景图,一张三人沙发、两张座椅、一个摆满各种指甲油的柜台、两张美容床,这就是颜欢的美容工作室的全部家当。“打美容针只是我的副业,其实我主营美甲美睫,老客户多,我推荐的话客户一般会比较认同。”颜欢告诉记者,因为担心相关部门的查处,尽管店内经营针剂美容项目,但她并未更换店名。


  据颜欢讲,她认识微商孟凡后便引入了针剂美容。“起初是她给我推销,我觉得利润可观就做了,我这里主要是国产针剂。”颜欢说。


  在颜欢的介绍下,记者见到了代理美容针剂的微商孟凡。孟凡自称拥有韩国和欧洲邮寄来的正品货源,玻尿酸、溶脂针、水光针等应有尽有。大医院中每支近万元的乔雅登玻尿酸,孟凡只卖1400元;如果成为她的代理,拿货价会再便宜几百元。除了零散的客源,很多整形诊所和民营医院都会在她这里进货。


  “其实一些国产的针剂成本就七八十元,有些人将国产货冒充进口货,一针能卖上万元。”在孟凡的眼中,能进大医院做针剂美容的都是没接触过微整形行业的“圈外人”,售价越高的针剂越有市场。


  速成针剂师拿顾客当小白鼠


  “美容师速成班,让你由不懂变专业。”这是汽车厂东路的一家医疗美容培训机构负责人朋友圈内打出的广告。她给学生们推荐的微整形课程不需要医科背景,只需交纳3800元的学费,培训7天就能出师。在该负责人口中,注射美容针剂是所学项目中最易上手的,“一天就能学会,做得多了就有经验了”。


  对于刚入门的针剂师来说,囊中羞涩的学生顾客多成了其练手的小白鼠。针剂师一般会给这些顾客免去一定费用,令他们以为占到便宜,从而心甘情愿充当“工具”。当记者问及注射时出现问题该怎么办时,孟凡坦言“概率几乎为零”。


  在一些整形诊所中,注射玻尿酸等针剂甚至都不需要专门花钱去培训,看着网上的视频就能自学成才。“老医生带实习生,实习生也可以通过网上的视频学习。”在阳光新路附近的一家整形诊所中,一位自称是主治医师的人称,诊所内的几名医生都是通过看视频自学的,“我见过一些人在软件上直播给自己打玻尿酸的视频。”


  事实上,近年来因注射美容针剂导致的医疗事故屡见不鲜。之前曾有媒体报道,有年轻女孩因注射时针头扎进血管导致眼睛失明。然而,国家法律在医疗美容行业乱象的惩治上还是空白,给了一些不法商家可乘之机。


  拉客户最高可分成一半


  资料显示,我国医美市场在过去几年实现了较快增长,从2011年的225亿元上升至2015年的510亿元,年平均增速在21%以上。而从医美次数角度估算,我国2015年医疗美容次数约为635万次。


  “现在查得严了,有客户后都不敢直接在诊所里做了,都会带去大医院,再由大医院给我们分成。”据知情人介绍,由于医疗美容行业的发展,各机构之间为了竞争都会雇佣一批销售人员,业内被称为“中间人”,由中间人充当“客户”,通过贴吧、QQ群、朋友圈等方式发布体验式广告,来吸引客户,再由美容机构给“中间人”分成。


  作为几家大型民营整形医院的兼职“中间人”,从事化妆品销售的陈静通过这一行业赚取了不少“外快”。据她讲,她曾在朋友的介绍下去了泉城路一家整形诊所打过溶脂针,之后便成了该诊所的“中间人”。“拉一个客户最高分成50%。最少的时候也得有30%。”按照陈静的说法,如果赶在暑期等旺季,月入过万并不是难事。


  非法注射现象屡禁不绝


  经过连日来的调查,记者了解到,像颜欢一样以开美甲店做掩护注射美容针剂的店铺不在少数。尽管在通知发布后,这些小店铺有所收敛,但非法注射的情况却是屡禁不绝。


  微整形涉及的不只是非法行医和操作风险。以目前整容界较为流行的溶脂针为例,由于针剂的成分不明,目前相关部门并未批准溶脂针。而相关行业标准的起草人蒙一纯曾对媒体表示,目前国内并无合法的美白针。即便如此,一些“中间人”的朋友圈内和个别整形机构的广告中仍然大肆宣传着美白针和溶脂针。


  孟凡表示,一些美容机构的客户通常会要求找大医院的医生来注射,但如果被医院发现的话,可能面临处分,所以注射工作一般由工作室的注射师负责,有了口碑就有了客户,“口碑比医生的一些证件都管用”。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尽管针对医疗美容的通知已经发布,但在一些医疗美容机构中,尤其是小型美容诊所中,个别医生的身份无法辨别,甚至打着“名医”的幌子非法注射,建议消费者在进行针剂美容项目时要慎重选择。


咨询
×